首頁 > 體育 > CBA > 正文

晉媒:王非掛帥首季難令球迷滿意 球隊難尋新面孔
2019-05-13 15:57:11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 點擊:

隨著廣東男籃奪得隊史第九冠,CBA2018-19賽季就此落下帷幕。而此時,山西男籃早已開始為下個賽季備戰了——他們早就告別了本賽季的爭奪,已經銷聲匿跡將近兩個月了。

去年夏天,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開出高薪,邀請了有著“冠軍教練”美譽的王非出山,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保障性合同,授予總經理、總教練和主教練三項大權,也順勢亮出了新賽季的目標:闖進季后賽。

遺憾的是,王非最終交出了這樣一個成績單:16勝30負,排名第14位,早早無緣季后賽。這樣的結果令每一個熱愛山西籃球的球迷感到失望。雪上加霜的是,山西男籃的上座率下滑、新人缺失、影響力全無,被球迷稱為“四大皆空”的一個賽季。

結合山西男籃本賽季賽場內外的表現,山西晚報記者走訪球迷、專家、媒體,希望能夠提出可供參考的建議,從而幫助山西男籃總結經驗,吸取教訓,及早為新賽季謀劃。

獲勝率:不升反降

CBA本賽季實行了新賽制,常規賽的數量由之前的38場增加到了46場。山西男籃取得了16勝30負,獲勝率為34.8%。回顧過去幾個賽季,這個勝率創造了“汾酒時代”的最差紀錄。暫且不說在“汾酒時代”山西男籃曾闖進過季后賽并最終獲得第六名,即使在主教練長期缺失的2017-18賽季,山西男籃也取得了16勝22負,勝率為42.1%,遠遠高于本賽季。

山西男籃在2017-18賽季獲得了第14名。按照本賽季的新規定,常規賽前12名就可以獲得參加季后賽的資格。這也意味著,只要王非能帶隊再前進兩個位次,就將實現目標。遺憾的是,王非治下的這支山西男籃,不僅未能實現目標,勝率還反降不升。

不少球迷和媒體記者認為,戰績如此慘淡與外援選擇不當,并且走馬燈似的更換有密切相關。從賽季前的布克、亞當斯,到后來的麥卡洛、沙巴茲、布朗……山西男籃成為更換外援最多的球隊之一。每更換一次外援,全隊就面臨著一次重新磨合。更要命的是,外援中大中鋒的長期缺失,使本土中鋒葛昭寶得不到休息,疲于應戰,最終導致舊傷復發,也使球隊徹底失去了進入季后賽的希望。

此外,內援的引進也不成功,滕賀麒、任鵬鵬難堪大用。滕賀麒場均出場時間為13分鐘,只能貢獻2.2分;任鵬鵬更是一場沒打,白白浪費一個賽季。有專家認為,這支隊伍沒有鮮明的特點,當年楊學增時代的“跑轟”戰術已經不見蹤影,新的打法沒有形成。

建議:及早確定外援

新賽季及早根據打法確定外援,一旦確定就予以信任,避免換來換去。同時基于山西本土內線的不足,還是需要引起那種“黑又硬”的大中鋒,讓葛昭寶得到充分的休息,提高效率。

上座率:大幅下滑

在很多球迷看來,比成績更令人失望的是上座率。新賽季開賽不久,無論是現場球迷,還是電視機前的球迷,都發現一個現象:能容納六千人的體育館,上座率還不到三分之一。大家異口同聲地問:這是怎么回事?

山西男籃的主場曾經人潮涌動,門庭若市,即使成績不盡如人意,但“黃金秋送”“魔鬼主場”依舊聞名全國,火爆程度令其他俱樂部羨慕。這歸功于當時的俱樂部出臺了低票價,制定了一系列吸引球迷的措施。如今,現場觀眾稀稀拉拉,除了安保人員、工作人員和拉拉隊員,大約只有一兩千人,連加油聲都十分單薄,更別說掀人浪了。

在籃球場上有這樣一種說法:主場球迷就是球隊的“第六人”。對此,山西球迷和山西球員體會最深。有球迷認為,當年在球迷的吶喊助威聲中,山西男籃曾無數次地像打了雞血似的全力拼搏,最終實現逆轉。球迷助威這種精神力量對于球員的作用無可替代。而本賽季山西男籃的精神狀態、賽場的整體氛圍都大不如以往,與上座率不高或多或少有些關系。

上座率的下滑,主要原因在于票價上漲。看看價格表,連最便宜的籃架背后的惠民票也得120元。新賽季剛開始,在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官方微博下,球迷紛紛發表意見,反對漲價。大多數球迷認為,這樣的票價對于他們的收入來說,實在有點高,當其他俱樂部正想方設法吸引球迷走進賽場時,山西卻提高票價,無異于飲鴆止渴。另外還有球迷反映,現在山西體育中心還有人收取停車費,更是讓人望而卻步。

建議:重新制定票價

希望俱樂部聽取球迷的聲音,采取相應的措施,根據山西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以及其他省市的水平制定合理票價,至少恢復原價,再次吸引球迷回到賽場。畢竟,當年名震全國的“黃金主場”就此沉淪,足以令每個山西球迷傷心哀嘆。

新面孔:不見蹤影

廣東男籃之所以能夠橫掃新疆男籃奪冠,與主教練杜鋒本賽季一直在大膽使用新人密不可分。看看廣東男籃的杜潤旺、徐杰、曾繁日這些新面孔,不僅多次在關鍵時刻為球隊立下大功,而且自己也得到了歷練和成長,可謂一舉兩得。

除了廣東男籃,本賽季各隊也涌現出不少新人,比如深圳男籃的盧藝文、郭曉鵬,北京男籃的王旭、張卓……反觀山西男籃,近些年依然是“中宇時代”的老面孔。當年從廣東男籃引進的全國青年聯賽的“得分王”張澤龍、CUBA的MVP班鐸、CUBA第一控衛王洪,依然沒有多少上場機會,更不見有青年隊的新人亮相。

賽季前半段,王洪還能得到場均10分鐘左右的時間,但到了后半段,基本上就成了“飲水機守護者”了。雖然班鐸在CBDL聯賽中大殺四方,回到球隊后卻依然坐在冷板凳上。

一名體育記者介紹,在“中宇時代”,王興江就一直堅決要求主教練大膽起用新人,最終成就了張學文、閆鵬飛、段江鵬、邢志強這些本土中堅力量。相比之下,王非就顯得過于保守了。

建議:大膽使用新人

張澤龍、王洪、班鐸這幾名球員基本功扎實,缺乏的就是比賽的鍛煉。有專家建議,在一些垃圾時間或者已經無緣季后賽的時候,應該給這些球員一些機會,讓他們在大賽中得到鍛煉。另外還需要加強青年隊各方面的投入,提拔更多新人進入一隊進行培養。

影響力:無聲無息

雖然汾酒集團將俱樂部轉讓,但是依然對這支球隊予以支持,出資4000萬元冠名山西男籃三個賽季,還將按照球隊能否進入季后賽及在季后賽取得的名次給予相應獎勵。山西汾酒表示,之所以冠名,就是看中了CBA聯賽和山西男籃的影響力、上座率和收視率,借助這一平臺進一步開拓及推廣汾酒品牌。

遺憾的是,這個賽季的山西男籃風平浪靜,不僅上座率、收視率下滑,而且也沒有了曝光率和影響力——賽場內外既無熱點,也沒亮點,無論是本地媒體,還是各大門戶網站,除了一敗再敗的常規報道外,幾乎看不到多少正能量的報道。這樣的媒體曝光率也就無法給予贊助商相應的回報。

回想當年的“中宇時代”,雖然是一支弱隊,但因為經常有大新聞而成為各大媒體關注的重點。從聘請NBA主教練鮑勃·維斯、出臺最低票價吸引球迷等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到邀請邦奇·威爾斯、斯蒂芬·馬布里這些大牌外援加盟,“中宇時代”的山西男籃熱點不斷,賽場內外經常聚集來自全國各大媒體的記者,各種新聞品牌“上頭條”,讓贊助商的曝光率、知名度大幅提升。

即使在“汾酒時代”,第一位臺灣籍主教練許晉哲、“鉆石”斯科拉、“55分先生”詹寧斯的加盟,也為汾酒賺足了眼球。而本賽季,山西男籃也就是李敬宇的下放,得到了全國媒體的短暫關注,還引來某些媒體和球迷的口誅筆伐。

有記者認為,球隊影響力不足,除了賽場內缺乏亮點之外,還因為國投俱樂部缺乏市場意識,引進的外援既無實力,也無名氣,泯然眾人,同時俱樂部對宣傳工作輕視,俱樂部新領導上任之后從未與省內各大媒體進行過見面溝通,再加上成績不佳,竟然出現了賽后新聞發布會沒有記者參加的窘況。

建議:重視宣傳工作

有社會體育專家認為,一個成熟、成功的俱樂部無法離開媒體的宣傳。建議國投俱樂部向中宇俱樂部、汾酒俱樂部、興瑞俱樂部以及省外其他俱樂部學習,重視宣傳工作,加強媒體溝通,從而樹立品牌形象,擴大影響力,回報贊助商。

山西晚報記者 張楊本版圖片 山西晚報記者 胡續光 攝

E街風時尚網 五月天娛樂網 美麗女性網 紅粉女性網 健康吧養生網 中國彩虹熱線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上一篇: 廣東宏遠開啟尋找易建聯接班人計劃 第一個目標就是他!
下一篇:下一篇: 雖受傷,任駿飛仍盼為國效力 易建聯、王哲林等人發文祝福母親! -]

21.5K
五五肖是什么